当前位置:艺术出版 > 分类期刊 > A&O拍卖行纪行 亚特兰大的一场美式拍卖会

《中国拍卖》

出版检索

A&O拍卖行纪行 亚特兰大的一场美式拍卖会

15-06-15 03:31:36 来源: 我要评两句

内容概要:阿勒斯和奥格里奇拍卖画廊(英文名:Ahlers&Ogletree,该名取Ahlers和他的妻子Ogletree名字的组合,以下简写A&O)拍卖画廊是阿勒斯集团的一部分,由罗伯特·阿勒斯和克里斯蒂·奥格里奇·阿勒斯共同建立和拥有。

A&O拍卖行纪行

亚特兰大的一场美式拍卖会

文/窦莉梅

 

阿勒斯和奥格里奇拍卖画廊(英文名:Ahlers&Ogletree,该名取Ahlers和他的妻子Ogletree名字的组合,以下简写A&O)拍卖画廊是阿勒斯集团的一部分,由罗伯特·阿勒斯和克里斯蒂·奥格里奇·阿勒斯共同建立和拥有。阿勒斯集团包括两个古董和建筑内部装饰分公司。A&O位于美国东南部最大的商业和金融中心亚特兰大市,占地8000平米。A&O是亚特兰大区域内最大的古董经销商,拥有一个精美古董及相关物品的销售网络。阿勒斯作为拍卖画廊的持续经营已有一年半的时间。阿勒斯的展示厅和拍卖大厅是连在一起的。拍品基本来自于个人、杰出的委托人、收藏家、房地产、清算物资以及其他来源,涵盖稀有物品、艺术品、收藏品、精美古董和房地产。合伙人以扩大阿勒斯画廊的地区利益、铸造诚信环境、介绍创新品牌为己任。

 

拍卖行的接待派对与预展

 

2015年2月6日晚上是拍卖行的接待派对日。金是A&O拍卖行的业务骨干,负责拍卖目录的策划和制作、拍卖预展,与收藏家的联系等工作。笔者在晚会上再次见到了金,几个月不见这次见面觉得她又长个头儿了,她笑眯眯地说,是因为穿了高跟鞋。她紧凑而从容地应对不同的潜在买方。派对现场人头攒动,参加派对的大多是收藏家。A&O的食物分别放在不同处,工作人员与看展人可以一边参观展览一边品尝食物。

 

A&O拍卖行的展示厅有好几个,相互独立开来,不像大盖茨比那样是打通的,可以畅通无阻地观摩拍品。展厅的布置有很浓厚的美国范儿。大盖茨比的雕像和家具是整个拍卖行的核心,显得大气。A&O拍卖行的东西很多,但是都在展厅内划出一块地方分类陈列,每一处都显得很狭小。有些东西看上去是一堆堆划块摆放。如:名人有相片系列、平面雕刻作品墙、油画系列、家具系列、剑器兵器系列等。书籍、德国瓷器、中国瓷器等系列,因为比较贵重都摆放在开放式橱柜里或者上锁橱柜里。此外还有机械系列,如可口可乐机等一系列让人很不明白的东西。整场的拍品预估价值有50万美元。走一圈儿之后,参观者就会有一种深切的感觉:从美国18-20世纪艺术品拍卖行的拍卖目录上看到的东西,在这里似乎都重现了。

 

十七世纪之前的欧洲拍卖是另一种风范,拍卖方式走进美国后,美国的艺术品拍卖行逐渐形成了自己的美式风格,聚拢在一些特殊的拍品上。之前,我从二手资料中只能获得一些想像的理解,而现在书上的东西呈现到了眼前。变换的是拍卖行,不变的是美国拍卖行拍品大类。除了一些微小的变化,我能够看到他们陈列的中国、日本以及欧洲一些国家的艺术品,如瓷器、手稿、雕刻、绘画、珍奇古玩的拍卖,它们大都相传了两个世纪。也许这就是美国中小拍卖行的共同特点吧。

 

所有的单元中,最让我惊奇的是各种动物标本,它们占据很大一块地方。预展厅门口摆放着半身羊的标本。预展厅内的一大块墙面悬挂着各种动物标本头,半身标本,其中以羊头居多,地面摆放着动物毛皮以及各种动物全身标本,还有一部分用动物毛皮做成家具的桌面和椅面。我在想是不是因为今年是中国羊年,所以拍卖公司特别为中国人准备的这些拍品,或者是美国人对动物标本有特殊的爱好,大盖茨比也有很多这样的标本。我问金,她说:不是专门为中国人准备的,也不是因为中国的羊年,这些动物标本大多来自于佐治亚州,与大盖茨比的标本都是同一个地方制作的。那么会不会受到动物保护主义者的反对呢?金讲不会,只不过她也很难受,尤其是这么栩栩如生的动物标本,而且只有一个头或者半身,她每天对着这些动物标本说"对不起"。

 

观摩美式唱价拍卖会

 

2月8日当天,我参加了A&O举办的拍卖会。赶到拍卖行后,用不到两分钟时间登记、取号牌,我的号牌是192。在这里取号牌只需要提供ID也就是身份证明(护照,美国驾照均可)以及信用卡卡号就可以,这的号牌比大盖茨比的稍微可爱一些,是硬纸板做成的。我对拍卖场的剑器,派克钢笔和一组德国瓷器感兴趣。

 

拍卖会按预定时间准时开始,场地就在昨天的预展厅。他们挪走了地面动物标本和其他一些展品,腾出来摆放椅子,大约有100多把,有些椅子是为某些人专门预留的。我旁边有两把椅子,都是同一个人的名字。正纳闷时,一位先生过来了,他坐在其中一把椅子上,另外一把椅子放他的拐杖。老板阿勒斯讲话,简单的几句话,拍卖开始,他居然也站在拍卖台上,他左边是拍卖师。不过拍卖会上阿勒斯什么话都不讲,温暖地带着一丝儿笑容,看着买家席,观察现场形势。

 

拍卖会现场有七八位工作人员,他们负责展示拍品,拍照等,期间他们会替换休息。两位拍卖师同时主持拍卖,一位在拍卖台上只负责报价,一位在台下负责盯着竞买人,并且确认。拍卖台后面的墙上有一个大屏幕,展示拍品。两位拍卖师手里拿着拍卖目录,台上的拍卖师会将拍过的拍品用红笔勾掉。在二楼的一个台子上,有几位处理网络应价的工作人员。

 

第一号拍品被搬上来展示。拍卖时拍品若是小东西工人就会走下台,在竞买席走动,让大家看清楚。先前我从吴建光先生那里收到过唱价视频,看过拍卖师的唱价,但是亲临现场观摩"美式唱价",还是觉得很新奇。拍卖师只唱价,并不用英文sold("成交",或者"卖掉了")宣布成交。台下的拍卖师盯着买家,有举牌的他就大喊一声Yep(即英语yes的美式惯用说法,确认竞买人的应价)。竞买人举牌多的时候就喊得短促而干脆;举牌少的时候,她就拉长了元音Ye...p,或者更夸张地发出延长版Ye...p,这时候台下会笑成一片。两位拍卖师随时应对楼上的网络竞价,楼上的人也大声以Yep应价。没人举牌时,他也会抛出橄榄枝,示意某几位买家,倒也能够得到应答。两位拍卖师都可以在竞买席穿梭拍卖,只不过整场拍卖会下来,台上的拍卖师只走下来了一趟,台下更多的是那位确定价格的拍卖师的战场。

 

拍卖师唱价非常动听,类似于一阵下滑的琵琶声去,一个发简谱"1"音的数字,之后又一阵上扬的琵琶声来,一个发"5"音的数字。台下的拍卖师干脆利索的Yep也很动听,他非常敏捷。他们一唱一和,常常逗得台下的竞买人笑声连连。七位工作人员不断有序地搬出拍品展示,如拍品是桌椅,他们则会应竞买人要求,将桌子倾斜让观众看清楚桌面,或者高高地将几把椅子举起。走下台展示的工作人员,在台下拍卖师的要求下也会专门进行展示,并辅以笑话热场。水晶拍品竞拍时工人会拿灯过来照射,使水晶类拍品熠熠生辉。所有拍完的拍品,由工人直接传给收纳人员,收纳人员会在拍品标签上写上竞买人的号牌数字,若流拍了就写pass(流标)。

 

有人替换老板阿勒斯时,阿勒斯就会站在台下,拿着一瓶矿泉水,安安静静地看着竞买席。台上台下的拍卖师互换角色后,原来台上的拍卖师在台下确定价格,但是他比较偷懒,总是笑眯眯地和阿勒斯咬耳朵,他没有前一位拍卖师那么敏捷,喜欢攥着拳头一高一低地确定价格。而原来台下的拍卖师一上台,他的语速更快了。整体来讲,平均不到一分钟拍掉一个拍品,流标的极少,基本上都成交了。

 

A&O拍卖行的拍卖速度与大盖茨比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后来与大盖茨比的拍卖师和老板泰德聊起来时,他们坚持他们自己的拍卖方式,不唱价不喊Yep,就这么慢悠悠地拍卖,而且他们从不担心拍卖利润,去年拍卖行总利润是上行的。同一个城市,不同的拍卖行不同的拍卖方式,不同的竞争方式,简直就像在亚特兰大的一个十字路口,分别有四个不同品牌的加油站,同一号油高高的广告牌上标着不同的价格,而从不担心没人来加油一样,这值得深思。

 

中午吃午饭的时间到了,A&O拍卖行提供简餐,他们为大家提供了四种不同的馅料来搭配汉堡。此次还是戴着独眼海盗式眼罩的人为我们倒酒。午餐时,我碰到刚才第一位在台下喊Yep的拍卖师,与他交谈时发现我的语速跟他唱价似的,他吃饭也是风卷残云,饭后随即卷到拍卖场上。

 

朋友历史学家丁乌迪买到了他要的东西,主要是一些平面雕刻绘画。当时我也很纳闷,作为历史学家,他非常喜欢十八世纪的东西,他从大盖茨比那里花了800美元买了两个大理石柱,后来又花了300多美元拉到后院,准备修整后院。不得不承认传统经济学中的偏好被假设为不变,可是在现实中,偏好却极大地决定着艺术品交易中的买家行为。我没有买到我的派克笔,都是一组一组卖的,价格超过预期的100美金,我比较犹豫。

 

同一城市佣金相差6个点

 

A&O拍卖行拍卖结束后的第二天,我和丁伍迪去拍卖行取拍得的东西,直到那天,我才知道这家拍卖行在美国艺术品拍卖行中占据第17的位置。A&O拍卖行有三个大门:一个正门,两个后门。一个后门迎接一部分拍卖竞买人,因为停车场在这里。紧挨着的另一个后门则是为买家取货的。那天我和朋友去取东西时,从后门进去发现整个拍卖场就像一个萧条的战后的战场,没有预展时的觥筹交错,没有拍卖时的热闹和笑声连连,很落寞的样子。其实,拍后的后续工作井然有序,工人们仔细地归置拍品,按照拍品标签上的号牌数字分别堆放。这个标签很重要,既是拍品简介,又为收纳人员提供空白处做标记,成交或者是流拍都能够看得出来。

 

A&O拍卖行的买方佣金为15%,与大盖茨比21%佣金不同。看来买方佣金的大小不是影响利润的最主要因素,这两家拍卖行执着地坚守着自己的佣金比例,这个值得我们思考。丁伍迪付款后,工人们把几幅作品放进了丁伍迪的车里。A&O规定买方要在5个工作日内到拍卖行来取东西,对于居住在外州和外国的买家为10个工作日。买家会在A&O公司提供的运输公司中选择一家,拍卖行将东西打包运输。如果买家在规定的时间内不付款,那么拍卖行会追踪到买方地址、信用卡银行到律师那里,如果拒付,网上会记录信用污点。

 

在本场拍卖会所有的买家中,193号买家买了很多东西,尽管让我无法理解他怎么会买这些东西呢?如照片、照片组合、可口可乐售卖机等很多东西。经过允许,我看了A&O拍卖行为该买家开的发票信息,鉴于美国对隐私的极度保护,我只好用文字描述相关信息。发票是电脑打印的一张清单而已,发票左上方是A&O公司的标识,并注有地址,网址,电话等信息。发票左下方就是买家所有信息,依次为拍卖号牌、买家姓名、买家公司、地址、电话、邮箱、免税号码;右边偏上方是发票号码,只有四位数字;193号买家此次竞得的拍品竟然有整整12页的发票,发票右下方是关于买家支付金额情况的一个表格。这张发票与大盖茨比不同,两家拍卖行的项目名称,发票格式都没有统一的规定,但是买家发票上的佣金以及佣金比例清楚地标注在发票上面。我看着工人们搬运193号的拍品,愈发看不懂这一堆东西的价值到底在哪里。

 

美式诚信引人深思

 

有时我们思考中国的高成交率低履约率的原因,除了与我们的信任机制没有建立这个原因之外,是中国的拍品实在是有太高的不确定性。美国人喜欢美国范儿的东西,历史短暂。偶尔有欧洲的东西,它们大多也是十七或更多是十八世纪以来的,所以无所谓像鉴定中国书画和瓷器那般鉴定真伪。拍品的真伪、假拍、冲动出价等都有可能是不履约的原因。A&O拍卖行不提供鉴定真伪的服务,全部交由买方自己去取处理这些问题,中国的《拍卖法》将这一个交易规则作为法律规定下来,引来了不少诟病,似乎是一种霸王条款,其实是蛮冤的。话又说回来,如果拍卖行愿意而且能够提供这些服务,中国买家又会以为是拍卖行在串通鉴定师进行欺骗,买方只会信任自己。当信任机制没有建立起来,买方封闭所有信息只信任自己时,交易的风险是最大的,所以中国拍场上的拍品履约率很低。

 

热闹的上场安静的备场

 

临离开美国时,去A&O拍卖行与金道别。拍卖行的椅子整齐地码在走廊里,办公室已经从里面锁上了,从外面看上去,工人们正在忙碌着,门上贴着一个小纸条:唯有预约者方可进入。我们进去后,被告知金正在紧锣密鼓地准备三月下旬拍卖会的拍卖目录,二月的拍卖数据尚未完全统计出来。拍卖行外面的玻璃窗内贴着各种剪报,其中一个简报非常醒目,仍然是关于中国拍品高价格被拍的消息。在这里只要是有关中国的东西,一定会以高价做标榜,这并不是一件好事。看到A&O拍卖会的预展、拍卖、后续和准备的过程,使人感慨:拍卖就是热闹的上场,安静的备场。

 

(作者系上海商学院副教授)

【 已有 0 位网友发表了看法,点击查看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我也评两句

 昵称(最多十五个汉字)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