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艺术出版 > 分类期刊 > 手稿拍卖要重视法律问题

《中国拍卖》

出版检索

手稿拍卖要重视法律问题

14-06-17 03:50:50 来源:《中国拍卖》2014年6月刊 我要评两句

内容概要:近年来名人手稿信札拍卖、收藏日趋火热,所涉及的相关问题也不断出现。已于2014年5月底举槌开拍的歌德“小雅观心--赵庆伟藏重要名家书稿、手札专场”中,拍品包括作家莫言的短篇小说《苍蝇·门牙》、贾平凹的《西路上》等手稿。但在拍卖之前,莫言却表示希望委托人归还手稿,停止拍卖。

手稿拍卖要重视法律问题


近年来名人手稿信札拍卖、收藏日趋火热,所涉及的相关问题也不断出现。已于2014年5月底举槌开拍的歌德“小雅观心--赵庆伟藏重要名家书稿、手札专场”中,拍品包括作家莫言的短篇小说《苍蝇·门牙》、贾平凹的《西路上》等手稿。但在拍卖之前,莫言却表示希望委托人归还手稿,停止拍卖。5月25日,作家贾平凹也声明确认,将要拍卖的《西路上》手稿是赝品。面对种种问题,手稿信札拍卖当如何发展?会涉及到哪些法律问题?拍卖公司又应该如何处理?


莫言叫停流失手稿拍卖


一批中国文学艺术大师手写原稿原作亮相歌德2014年春拍“小雅观心-赵庆伟藏重要名家书稿、手札专场”,这也是拍卖市场首次出现文学艺术名家手写原稿专场,拍品的作者包含诸多现代当代的文学作家及艺术家。拍品中包括有莫言短篇小说代表作《苍蝇·门牙》手书原稿。


作家莫言在拍卖之前叫停此事,希望委托人能归还手稿并捐赠给现代文学馆保存。委托人赵庆伟称,他已与莫言联系,表示愿意归还、共同捐赠。歌德拍卖公司相关人士也表示“我们要尊重委托人,也要尊重莫言先生的意愿。”


据介绍,1986年,莫言在《解放军文艺创刊35周年纪念特刊》上,发表了名为《苍蝇·门牙》的短篇小说。《苍蝇·门牙》手书原稿由莫言亲自工整撰写在“解放军文艺社”的稿纸上。


手稿本应由谁保管,又为何会流向市场?解放军文艺杂志社相关负责人表示,莫言先生的手稿在1980年代发表后,就一直保存在编辑部,杂志社从来没有主动丢弃过手稿,也没有转赠他人,因此这是通过非正常渠道流出的。这些手稿的权利都归属于莫言先生,杂志社仅仅是保存者。


要重视拍卖手稿的物权和着作权


与莫言这次手稿风波相似,在2013年12月,作家迟子建在微博上称,自己于1995年应《中国文学》杂志之邀写就的一篇手稿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在一家旧书网上被拍卖,并发问如何维护作者的权益。事实上,很多作家的手稿都在杂志社或出版社的档案库里存着,多年来,杂志社或出版社由于搬家等原因,难免会出现手稿流失的情况。那么对于此类手稿拍卖,涉及到的哪些法律问题需要留意呢?


中国文字着作权协会总干事张洪波指出,此类手稿涉及到两项权利,即物权和着作权,着作权不依赖物权的转移而转移。手稿的物权属于作家还是出版社,要看当时双方的约定。在莫言这个案例中,出版社表示不管是物权还是着作权都归属莫言。就是有的作家把手稿赠予了出版社,但是着作权还是由作家享有。公开拍卖就会涉及发表权的问题,作家可依据着作权保护要求停拍。


对于着作权,北京铭泰律师事务所律师徐新明表示,拍卖超过50年保护期的手稿,不侵犯着作权;在保护期内的手稿,情况较复杂,“如该作品此前从未发表过,拍卖中势必要向公众公开,就会涉及侵犯着作权中的发表权。但即使作品发表过,只要手稿此前未公开过,拍卖也同样侵犯发表权,因为手稿本身还是书法作品”。


至于作家能不能要求藏家归还手稿呢?有律师表示这要看委托人有没有合法取得原作家手稿的手续。如果是保管机构通过非正常渠道流失了手稿,作家做有权要求归还手稿。如果作家已经把手稿物权转让给了杂志社或出版社,而杂志社和出版社又把手稿卖到了市场上,藏家通过合法途径获得的手稿,原作者是不能要求藏家返还手稿的。


另外,国家新闻出版署、国家档案局1992年9月13日发布的《出版社书稿档案管理办法》第九条中,对出版作品的手稿所有权有过规定:“作品出版以后原稿(手迹)归作者所有,除双方合同约定者外,一般原稿保存二、三年后,退还作者,并办理清退手续。原稿退还签收单应归档。”从中可见看出,出版机构对作家手稿有妥善保管的义务,如果出现丢失、出现损失,也要承担赔偿责任。


但是,如果双方如合法行使自己的权利,对方都无法干涉。这种情况会比较复杂,需要各方协商解决了。


周作人信札拍卖获支持


2014年5月6日,北京匡时拍卖公司与人民文学出版社合办了“周作人与郑子瑜通信”座谈会,一批周作人的书信手稿被首次公开,并将于2014年6月份亮相匡时2014春拍,周作人长孙周吉宜及多位周作人研究专家亦出席座谈。这批信札共84通。出席座谈会的专家表示,这些信札是研究周作人新中国成立以后生活与思想转变的珍贵史料,生动还原了文人相重、学人相亲的一面。


然早在2012年5月,由于周作人撰写的《日本近三十年小说之发达》手稿被拍卖公司拍卖后,2013年5月,周作人长孙周吉宜等多位周氏后人将拍卖公司诉至法院,要求确认拍卖行为无效,并返还手稿。但是对于此次匡时拍卖,周吉宜却表示赞许并授权。


匡时拍卖公司的负责人表示,拍卖名人文稿,必须重视与其家属的沟通。此次拍卖周作人信札,匡时方面先取得了周家的理解,同时联系人民文学出版社讨论信札出版。


周吉宜也认为,拍卖方在拍卖名人书信手稿前,应先与本人或家属沟通,因为这不仅涉及人情、尊重,更涉及隐私权、着作权、发行权等一系列问题。他还表示,根据《着作权法》,原稿的拍卖本身是一种发行行为,这需要得到着作权人的授权。周吉宜透露,匡时提出在拍卖同时对信札进行出版,于学界、公众、拍卖都有利,这恰好与周家的夙愿不谋而合,这是“多赢”。


信札拍卖需留意隐私权


与手稿拍卖有所不同,私人信件拍卖除了主要涉及着作权,还涉及隐私权,这都需要拍卖行足够重视。


在2014年4月份结束的钱钟书书信拍卖案件中,北京市最高人民法院就终审判决涉案的拍卖公司和书信的收件人侵犯了着作权人的着作权和隐私权,责令停止对该书信的拍卖,并判令二被告其对受害者进行经济赔偿及道歉。该案为我国拍卖行业在今后的拍卖工作中提供了借鉴,书信拍卖的着作权和隐私权不容忽视。匡时本次春拍将要举行的周作人信札拍卖之所以受到周家后人支持,也是因为就相关权利问题与周家人进行了充分沟通,得到了授权,这一点也显得愈加重要。


拍卖企业要做好前期工作


随着社会网络信息化的发展,作家的文学写作、通信来往也逐渐进入到电脑化时代,而这些饱有着文化价值、历史价值、文献价值甚至是艺术价值的手稿信札就越加显得珍贵,市场也被普遍看好。拍卖企业在从事手稿和信札的拍卖中有哪些值得注意的地方?业内人士有以下几点建议。


对于手稿拍卖,拍卖公司在征集手稿时,应该仔细向委托人了解清楚手稿的来源,了解委托人是否拥有合法的所有权和处分权。如果委托人是通过市场上购买等善意取得的方式,拍卖企业则可以进行拍卖运作。另外,拍卖企业在特殊情况下,为不侵犯手稿作者的发表权,可以采取不公开展示全部手稿,尽量只对小部分的潜在买家展示部分内容的形式。在拍卖前,拍卖公司有必要和拍卖手稿的作者本人取得联系,确认拍卖无误。当出现手稿系作者或出版机构遗失以及出现各类所有权争议时,拍卖企业应及时进行撤拍处理。


对于信札拍卖,拍卖行应重视与信札的作者或者后代的沟通,确保对展示或拍卖某些信件过程中对隐私权或着作权可能出现侵犯行为,及时进行纠正;谨慎研究信件中有无敏感内容,尽量不要在新闻推广中披露信札内容;当对信函的真伪弄不清楚时,拍卖行有必要将信札呈请作者协助鉴定。根据《着作权法》,只要作者依然享有其着作权,拍卖行就应该根据需要,对相应信札拍品进行“不完全展示”(比如,只展示信封或将敏感内容遮挡后的信函复印件等),或只对办理了竞买手续的客户进行私下介绍。

【 已有 0 位网友发表了看法,点击查看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我也评两句

 昵称(最多十五个汉字)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