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艺术出版 > 分类期刊 > 春江水暖谁先知

春江水暖谁先知

11-03-09 02:32:42 来源:《hi艺术》 我要评两句

内容概要:2010年有些让人困惑,尤其是经历了颇具戏剧性的2009年之后,再大的波澜似乎都难以对人产生过大的震撼。那么,2010是一个平静的年份吗?显然不是,这一年里发生的一切似乎在这样告诉人们:一个新的时代即将到来,就在不远处。

  春江水暖谁先知

 

  2010年有些让人困惑,尤其是经历了颇具戏剧性的2009年之后,再大的波澜似乎都难以对人产生过大的震撼。那么,2010是一个平静的年份吗?显然不是,这一年里发生的一切似乎在这样告诉人们:一个新的时代即将到来,就在不远处。

 

  关于2010年的年度回顾,我们不得不从拍卖说起,拍卖市场的引人关注程度在这一年已经从艺术圈扩展到整个社会。2009年我们还在小心翼翼地谈论复苏,今年单就拍卖市场而论,已经让人有足够的勇气说出回暖的字眼,甚至媒体上已经开始频频使用火爆这个词。且不说中国嘉德和北京保利分别以41.33亿和52.8亿先后刷新中国艺术品拍卖单季纪录。仅就当代艺术版块而言,2010年秋拍就有30位艺术家刷新各自在市场火爆时期(也可称之为泡沫时期)创造的个人最高单价纪录,并且这30人涵盖了中国从50年代直至80年代各个年龄段的艺术家,堪称全面回暖。

 

  市场变局

 

  另一个可以称之为回暖的现象是顶级藏家的不断出现。在王薇独领拍场风骚两年之后,今年购买当代艺术超过千万人民币的藏家开始不断涌现:民生系、华谊系、余德耀等等,他们给了市场坚定的信心。其中王薇、余德耀将着手建立自己的美术馆,加之在今年开馆的民生现代美术馆、上海外滩美术馆、喜马拉雅美术馆以及传闻中的北京万达美术馆,中国当代艺术似乎马上就要迈步进入美术馆时代,这将是中国当代艺术三十多年以来最大的格局变动,在本期封面的收藏家专题,你将会看到中国的顶级收藏家们已经主导了中国当代艺术的市场格局。

 

  但是有心人不难发现,在这30件破纪录的作品中,除去年轻艺术家版块,其他作品均为艺术家们的经典之作,这反映出市场的冷静和理性。对此的另一个例证就是,曾经叱咤风云的二线艺术家在这一年的市场上全面哑火,不仅屡屡流拍,即使成交,价格也距其画廊最高售价大幅缩水,市场对他们的关注已经转移到经典作品和年轻艺术家版块。这表示市场已经发生了重大转向,洗牌时刻终于在这一年彻底到来。这一点同样表现在作为一级市场的画廊上,今年几乎所有的画廊都曾推出过70、80后艺术家的展览。市场的集体转向,预示着年轻艺术家们的春天就在不远的将来。

 

  坦率地说,2010年画廊的光彩几乎被拍卖行全部掩盖,但画廊业在这一年的表现仍然值得称道。在经历了2009年的生存战争之后,所有人都明白倒买倒卖不是一个职业画廊应有的作为,活下来的画廊正在稳健地塑造着自己的品牌形象,并且初露端倪。作为上海经营当代艺术的龙头老大,香格纳在今年继续扩张,桃浦空间的开辟以及“来自仓库的东西”系列展,让我们看到了劳伦斯沉淀多年开始梳理画廊自身历史的努力。去年仅开幕两个展览的佩斯北京今年终于走上正轨,推出“伟大的表演”的一系列展览都有着较高的品质。同样讲究展览水准的Boers-Li画廊今年搬迁到了798,年末的最后一个展览“out of the box”展示了1984年以来的中国观念艺术实验,值得称道。佩斯北京和Boers-Li画廊已经成为学术性画廊的代表。而在去年逆势扩张的偏锋画廊今年全年保持了较高的曝光率,坚持推广年轻人的路线也在今年获得了相应的回报,我们向王新友的耐心和诚意致敬。作为大陆仅有的几个非营利艺术机构之一,泰康空间自2009年10月启动的“51平方米”项目,为十四位年轻实验艺术家创造了一个别样的展示平台,这个项目成为年轻人的节日。

 

  艺术家的敏感

 

  纵观年度画廊奖项的提名名单,每家画廊都拥有初露锋芒的70或80后艺术家,其中很多已经在拍卖市场上得到了初步的肯定,我们有理由相信,在画廊的推动下,这些艺术家会慢慢地走到舞台中央。

 

  但是,今年的主角仍然是明星一代,他们在这一年爆发出惊人的能量。艾未未用1亿颗瓜子铺满了泰特现代美术博物馆的涡轮大厅,他在《ArtReview》2010年全球艺术权力榜上也蹿升至13位,我们无法给艾未未下一个准确的定义,但他的影响力让人敬畏。勤奋的张晓刚在今年又推出了新个展“16:9”,以及文献展“灵魂的影子”,他在市场上的标杆作用也同样无可撼动。方力钧在今年推出了三个个展,以及一系列讲座,自传《像野狗一样生存》也引起巨大反响。在市场表现逐渐滑坡的时期,方力钧今年的活动为他挽回不少失分。在西南发挥着巨大影响力的周春芽从年头忙到年尾,四十年个人回顾展、五彩慈善基金会、蓝顶艺术区、华人收藏家大会,堪称超人。大腕们不约而同地选择了梳理自我历史的策略,同时又通过各种社会活动扩散着自己的影响力,经过了2009年的冷静思考和蛰伏之后,他们明显比其他人更早地意识到了艺术格局即将改变的预兆。

 

  艺术机构活跃

 

  同样具有这种意识的,还有各大美术学院,但用俞可的话说,“这其实是大家想去拯救学院的危机。”在经历了市场的大起大落之后,这种反思虽然有些迟,但并不算晚。尽管四川美院70年校庆属于时间上的偶然,但是坦克库·重庆当代艺术中心却在试图通过“实验报告:关于中国当代艺术的视觉当代”项目梳理出一条当代艺术发展的新线索。在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一系列展览中,“造型”展最夺人眼球,这场几乎汇集了所有中央美院造型学院教师作品的展览似乎在通过引起全社会的关注进而重新塑造中央美院的形象。希望美术学院这些带有研究性质的展览能在未来不断持续,为这条艺术家生产线不断注入活力。

 

  今年的大型展览格外多且频繁。除了学院美术馆的贡献,我们当然不能忽略民营美术馆的力量。筹备了三年的民生现代美术馆终于开馆,以“中国当代艺术三十年历程·绘画篇(1979-2009)”完成惊艳亮相,让人对这个有着强大藏家团支持的民营机构充满期待。民生馆随后举办的“塑料公园”和“布鲁塞尔身体语言”在一定程度上让大家了解了其国际化视野。只是纵观民生管全年的展览,其定位依然存在一定程度的模糊性。同样在今年开馆的还有上海外滩美术馆,蔡国强和曾梵志的明星效应也为其引来大量的曝光。一直风雨飘摇的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今年采取了密集轰炸的策略,动辄四个展览同时开幕,让人应接不暇。馆长桑斯可以邀请到的重量级艺术家,几乎在今年全部登台亮相。今日美术馆的展览密集程度不亚于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在这里展示新作似乎已经成为艺术家们约定俗成的观念。

 

  策展人在行动

  画廊和美术馆在今年都举行了与梳理中国当代艺术历史的相关的展览,但最大规模的当属吕澎、朱朱、高千惠联合策划的“改造历史”。无论从资金、场地面积还是参展艺术家数量,“改造历史”都可算是创造了中国当代艺术史的新纪录。尽管争议不断,作为老一辈策展人中最活跃的吕澎仍然创造了不大不小的奇迹。策展人们的活跃实际上也显示着当代艺术的复苏,范迪安、李磊、高士明策划的第八届上海双年展,朱彤策划的第一届南京双年展,黄笃策划的第二届今日文献展,都在以不同的角度思考中国当代艺术的现状和未来。

 

  与2009年的寒冷相比,今年的中国当代艺术面貌略显混沌,张晓刚用了“等待”概括今年的艺术圈全貌,非常恰当。虽然今年的状况已经比2009年已经有了明显好转,但一切似乎尚不明朗,只有一些趋势暗示着变化正在发生。在这个波澜微起的时期,每一个努力工作的人也许已经预感到了新时代的到来,我们期待着。

本文导航

【 已有 0 位网友发表了看法,点击查看

网友评论

我也评两句

 昵称(最多十五个汉字)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