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艺术出版 > 分类期刊 > 程昕东:派对王子的生意经

程昕东:派对王子的生意经

10-12-08 10:47:42 来源: 我要评两句

内容概要:见到程昕东时,他刚刚从上海回到北京,一进小院就开始指挥工作人员清理“古巴先锋艺术展”开幕当晚Party留下的残迹……

  文:李明

 

  见到程昕东时,他刚刚从上海回到北京,一进小院就开始指挥工作人员清理“古巴先锋艺术展”开幕当晚Party留下的残迹,“皮诺(弗朗索瓦·皮诺,法国收藏家,Gucci和佳士得拍卖行的拥有者)明天要过来”,程昕东一边仔细检查小院的每个角落一边开玩笑说,“希望明天他来把作品全买了。”我们的话题也就从这次声势浩大的“古巴先锋艺术展”开始。

 

  为什么是古巴

 

  程昕东把这次“古巴先锋艺术展”视为他“流动中的美术馆”的延续。“流动中的美术馆”是程昕东在1997年提出的概念,意指两种不同文化在交流时产生的第三种可能性空间,这是一个想象中的概念,可以在任何一个现场落地,可以不断注入新鲜的文化血液,产生出人意料的惊喜。在过去的十几年里,程昕东已经在国内外策划了超过50个当代艺术展,现在他把关注的焦点更多地放在与那些具有悠久历史和丰富文化的国家的互动上。

 

  2008年圣诞节,程昕东去古巴度假,第一次认识到了这个国家独特的历史和多元的文化,于是他与古巴国家美术馆取得了联系,多年积累的经验、艺术家资源和人脉让“北京-哈瓦那,新中国当代艺术革命”在10个月之后,程昕东第三次到古巴的时候就顺利开展。撤展完成之后,本想效仿当年切·格瓦拉也来个南美之旅的程昕东又发现了古巴更让人惊喜的当代艺术,于是在第五次再到古巴的时候,程昕东带回了我们今天看到的这个由30位古巴艺术家作品组成的完整呈现古巴艺术发展的宏大展览。

 

  为什么是程昕东

 

  在世界各地都在频繁举办国际艺术展的今天,为什么程昕东的展览总是能吸引更多的眼球?程昕东自认为真诚和投入是他的最大法宝,同时“无论是流动的美术馆的虚拟馆长还是画廊老板,都应该赋予他的空间以灵魂,主人的气质决定了一个艺术空间的魅力。他的学术水准,他的社会能力、公关交际能力都会影响一个项目的气场。”程昕东更愿意把自己定位在一个传播者和推广者,“有些人会在几个‘点’上深入挖掘,但展览活动同时也需要一个传播和推广的‘面’。我作为策展人是一个独立的系统,可以自由发挥,但应该让更多资源介入进来,获得更强大的力量支持,这就需要去整合社会资源。”程昕东一直在试图开拓各种不同通道,充分利用社会和国家资源,十几年工作的成绩也增加了他与各方面对接成功的可能性。和古巴美术馆合作时,工作人员就为他介绍了墨西哥国家美术馆的馆长,于是“流动中的美术馆”的下一站就顺理成章地将在墨西哥展开。

 

  程昕东认为自己认识世界、与世界交流的“饥渴感一直存在”,当世界在眼前慢慢展开的时候,他的行动开始从最初的盲目变成了有意识的自觉行为,并最终把自己的兴趣点聚焦在了艺术上,“艺术从某种程度上说是唯一可以与世界的各个层面对接的,而这就是艺术的魅力。”套用程昕东的“流动中的美术馆”概念,中国和法国是他稳固的根据地,而在世界各地的游走则成为他最重要的舞台。

 

  要Party也要销售

 

  按照程昕东的惯例,每一次重大活动开幕必然伴随着一个热闹非凡的party,他把Party也作为推广活动的一种方式,并且要让它不断往更漂亮更高级的层面发展。因为“艺术品是虚拟经济,需要创造一个让人们认识到艺术品价值的现场。”同时活动组织者应该具备掌控全局的能力,这个人既要能够看到细节,同时也要保证场面的活跃,“我是主角,但也要让周围的人都成为主角。”

 

  而在Party之后,程昕东显示出他理性的一面,“派对要做,但是high过之后就要回到实际的销售。”程昕东直言古巴的当代艺术将成为市场上的“新品种”,因为古巴的未来让人充满想象,而从90年代初开始,就有很多西方的藏家已经开始购买古巴艺术家的作品,只是因为政治和社会的关系才没有大张旗鼓地推广开来,而特殊复杂的同志友谊对古巴当代艺术落地中国却毫无障碍,程昕东计划在两年之后,选取具有古巴身份的海外艺术家,再加上本次展览的精华部分,再举办一次更有意思的古巴当代艺术展。

 

  一直处在流动中的程昕东并没有把销售局限在画廊,他甚至在飞行途中也完成过作品交易。“世界上总会有先吃螃蟹的冒险家,遇到兴趣相同的人一起分享品质好的作品,销售的问题也就解决了。”

【 已有 0 位网友发表了看法,点击查看

网友评论

我也评两句

 昵称(最多十五个汉字)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