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艺术出版 > 分类期刊 > 尹在甲:理想职业是独立策展人

尹在甲:理想职业是独立策展人

10-12-08 10:31:08 来源: 我要评两句

内容概要:2010年4月30日,尹在甲正式离开了他服务了近六年的阿拉里奥画廊。紧接着搬进了环铁Ku艺术中心,他给自己的新工作室取名为“万画坊”,但他手里却连一位艺术家的作品都没有,他说如果艺术家要送他作品,自己也会不好意思要……

  文:罗颖

 

  2010年4月30日,尹在甲正式离开了他服务了近六年的阿拉里奥画廊。紧接着搬进了环铁Ku艺术中心,他给自己的新工作室取名为“万画坊”,但他手里却连一位艺术家的作品都没有,他说如果艺术家要送他作品,自己也会不好意思要。他指指对面满满一墙的书说“其实我有好多画,它们都在画册里呢!”原来,“万画坊”并非真正意义上的藏画上万,而是尹在甲给自己的精神生活营造的一个空间,他要在这里开始他独立策展人的职业生涯。

 

  出走阿拉里奥

 

  尹在甲在艺术圈已经呆了17年,他有着这样丰富的背景:曾在中央美术学院学过美术史;在印度留学四年;之后有在欧洲游历了两年;精通韩文和英文,中文说得也不错。他曾签下的不少艺术家都是在他上学时候的同学、朋友。比如王广义是他多年的老朋友;今年7月份在阿拉里奥举办个展的塔鲁,也是尹在甲在印度的时候认识的。从2004年左右开始,尹在甲担任阿拉里奥首尔、纽约、北京三地的法人代表和艺术总监,一年负责50个左右的展览;遥想当年阿拉里奥进驻北京之时,一举拿下中国当代艺术的王牌人物,也激起了不小的震荡。当问及尹在甲认为阿拉里奥是否成功的时候,他把问题丢给了我,脸上露出了自信的笑容。

 

  尹在甲是位体恤下属的好老板,每天在6点之前就会离开,他说如果他不离开,他的工作人员也都不敢走。在过去近6年中,尹在甲几乎每隔两三天就要坐一趟飞机,奔波于世界各地。这样的生活有点让尹在甲吃不消,他也曾经找阿拉里奥的大老板金昌一聊过,可是这种文人和商人的谈话最终还是以失败告终。阿拉里奥也试图挽留尹在甲,金昌一更是无法理解这位三个孩子的父亲离开了阿拉里奥该怎么生活,所以他笃定尹在甲是不可能走的。不过对于有着理想主义情节的人来说,精神上的自由比起金钱的诱惑更加值得向往。

 

  希望能自由表达

 

  现在,环铁Ku艺术中心的老板为他免费提供了一间工作室,和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馆长王璜生做起了邻居。工作室面积不大,装修也不见得有多豪华。一眼可以扫下屋里的所有摆设,牙白色的木地板、素色的转角大沙发、一张大书桌、一套室内高尔夫练习器材、一台专门从韩国运过来的BBC专用的音响设备,年龄大概在30岁左右。尹在甲打算在这间素雅的工作室里好好歇上两三个月,安安静静地度过从商业画廊经纪人到独立策展人心理上的这段缓冲期。看来尹在甲最近还算悠闲,不然约在下午四点的采访,他还在美滋滋地睡着午觉。

 

  经纪人是尹在甲迟早会放弃的一个身份,当然“我很尊重这个角色,因为它带给我很多宝贵的经验和机遇,但是我希望能自由表达,而在商业画廊工作会有太多限制。不能说代理艺术家的“坏话”、不能写评论文章、不能策划自己想做的展览等等。”这就是尹在甲离开阿拉里奥的真正原因。

 

  找到了自己的“爸爸妈妈”

 

  这样的离开,对于尹在甲来说却意味着一种新的开始,也成全了他多年来的理想——成为一名自由独立的策展人。2010年8月7日在上海民生现代美术馆开幕的“塑料王国”是尹在甲成为自由人之后的第一个展览。这个展览早在去年10月份,尹在甲还身兼阿拉里奥总监一职的时候,民生现代美术馆就已经找到尹在甲策划这一展览。尹在甲挑选了16位在当下韩国最具代表性的艺术家,年龄跨越35到60岁,共64件作品,其中涉及到绘画、装置、雕塑、影像等。尹在甲拿出每位艺术家的展览方案给我看,还有幸听到了其中一位艺术家白铉真的音乐,用的正是那台木质音箱,些许沧桑的声线仿佛要穿透人的心灵。

 

  问及尹在甲欣赏的艺术家,他很认真地拿来纸和笔,一笔一划地写上“组织直观、知的直观”八个非中文语法的繁体字,我告诉他中文里没有这样的词语,于是他磕磕巴巴地解释说是对社会有直观的感觉,但又能理性地组织这种感觉,创作出直观性作品的艺术家。他说好的评论家、策展人也应该是如此。正如他所偏爱的经典木质音箱一样,他欣赏的艺术家和藏家也都是要有品质的。

 

  现在,尹在甲的去向仍然是许多人都关心的一件事儿,他目前还不愿意我们公布出去,但至少可以排除商业画廊。尹在甲说他已经找到了自己的“爸爸妈妈”,“挣钱养家”的活终于有人替他去做了,他把自己称为“诗人”,现在的他可以想说啥说啥、想写啥就写啥了!

【 已有 0 位网友发表了看法,点击查看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我也评两句

 昵称(最多十五个汉字)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