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艺术出版 > 分类期刊 > 内冷外热 温差较大——中国内地瓷器拍卖市场急需破亿

内冷外热 温差较大——中国内地瓷器拍卖市场急需破亿

14-05-04 05:30:37 来源:《收藏投资导刊》第88期 我要评两句

内容概要:在瓷器的收藏中,素瓷和彩瓷代表着两种截然不同的审美取向。在历年来的中国瓷器拍卖市场中,两类瓷器的高价对决也是此起彼伏。今年春拍,香港苏富比两件亿元瓷器拍品恰好各占其一。两类瓷器首次同季呈现是否预示着市场审美的变化?抑或收藏价值的改变?

内冷外热 温差较大——中国内地瓷器拍卖市场急需破亿

 

文/苏坤阳

 

北宋定窑大盌 1.47亿元 香港苏富比 2014年春拍

北宋定窑大盌 1.47亿元 香港苏富比 2014年春拍

 

在瓷器的收藏中,素瓷和彩瓷代表着两种截然不同的审美取向。在历年来的中国瓷器拍卖市场中,两类瓷器的高价对决也是此起彼伏。今年春拍,香港苏富比两件亿元瓷器拍品恰好各占其一。两类瓷器首次同季呈现是否预示着市场审美的变化?抑或收藏价值的改变?本文以两类瓷器的市场更替为主线,探讨近年来中国瓷器拍卖市场的发展,并结合今年春拍瓷器市场的突出现象,为藏家与投资者了解其市场发展提供真实依据。

 

秋拍伊始,素有“风向标”之称的香港苏富比就赢得“开门红”,一件明成化斗彩鸡缸杯以2.81亿港元刷新了中国瓷器拍卖世界纪录,另一件北宋定窑大盌以1.47亿港元位居历年宋瓷第二高位,经历数年的“素、彩之争”终于展开了同台较量,为今年秋拍上演了首场精彩好戏。虽然苏富比亚洲区副主席仇国仕先生强调顶尖的标志性瓷器拍出高价并不代表市场行情,但这场瓷器板块内部的顶级较量,无疑为中国瓷器市场再次崛起推波助澜。

 

素彩之争 香港企业引领市场升温

 

十年前,伦敦佳士得推出的“元青花 鬼谷子下山图罐”以2.3亿元创下亚洲艺术品最高价位,使得全球的文物界为之一惊,也在中国引起了轩然大波。仅两个月后,香港苏富比推出的“清乾隆 御制珐琅彩‘古月轩’题诗花石锦鸡图双耳瓶”就以1.15亿港元成交。然而好戏才刚刚开始,次年秋拍香港佳士得推出的“清乾隆 御制珐琅彩杏林春燕图碗”再次拍出1.51亿港元的天价。两年后的内地春拍市场,一件来自中贸圣佳的“清乾隆 掐丝珐琅缠枝莲纹多穆壶”更是以9072万元成交,引领内地古董珍玩市场跨入9000万元大关。短短三年时间,中国瓷器拍卖市场不仅频繁突破亿元,还带动内地的瓷器市场突破九千万元大关,使得瓷器板块占据了古董珍玩前十位高价榜单的半数名额,这难道能说与上述天价拍品所带来的市场效应无关吗?“元青花 鬼谷子下山图罐”的天价成交,无疑引领了中国的瓷器拍卖市场进入高价时代。

 

时至2009年春拍,来自北京翰海的“清雍正 粉彩福寿双纹盘”再次夺得内地古董珍玩拍卖市场首位。而此年秋拍,同样来自北京翰海的“清乾隆 青花海水红彩龙纹八吉祥如意耳葫芦瓶”以8344万元的高价独占鳌头,中国内地拍卖公司凭借瓷器拍品首次登上中国古董珍玩榜单魁首。此年春、秋两季,中国古董珍玩前十名高价榜单中,瓷器分别以七席和六席的绝对优势,成为中国古董珍玩拍卖市场当之无愧的主力军。

 

2010年,“元青花 鬼谷子下山图罐”创下的世界纪录被清乾隆时期的洋彩瓷器打破,瓷器市场迎来了“素、彩之争”的巅峰之战。此年秋拍,来自香港苏富比的“清乾隆 浅黄地洋彩锦上添花万寿连延图长颈葫芦瓶”以2.52亿港元问鼎,来自同场的“清乾隆 御制珐琅彩祥云瑞蝠开光式四季花卉图纸槌瓶”也获得1.4亿港元的高价。而同场香港佳士得推出的“清乾隆 青花胭脂红料双凤戏珠纹龙耳扁壶”以1.24亿港元成交。在清代彩瓷的引领下,中国瓷器拍卖市场迎来单季最好成绩,在该门类前十名榜单中,瓷器仍以五席的优势占据半壁江山。

 

2011年,玉器、木制器两大板块强势崛起,成为瓷器的重要竞争者。此年春拍,“清乾隆御制珐琅彩‘古月轩’题诗‘锦鸡花石’图胆瓶”与“乾隆时时报喜转心瓶”两件估价过亿元的拍品遭遇“滑铁卢”,严重影响了瓷器乃至整个古董珍玩门类的高价位市场,也使得势头猛进的高端彩瓷收藏信心倍减。但纽约苏富比推出的“粉彩开光锦上添花纹瓶”还是以1.18亿的高价,引领了当季中国古董珍玩门类拍品,使得瓷器在该门类前十位中仍占据六席的绝对优势。此年秋拍,极富市场经验的国际巨头苏富比在香港市场转变策略,隆重推出的“明永乐宣青花如意垂肩折枝花果纹梅瓶”不负众望,以1.68 亿港元刷新了明代瓷器拍卖世界纪录,中国瓷器拍卖市场的第二次“素、彩之争”开始上演。

 

2012年春拍,精明的香港苏富比再次扩大素瓷的竞争优势,推出的“北宋 汝窑天青釉葵花洗”以2.07亿港元问鼎中国古董珍玩拍卖市场,延续去年秋拍优势,在该门类前十名榜单中稳居六席优势。此年秋拍,面对着整体市场的精品匮乏,香港苏富比再次调整策略,推出的“清乾隆 黄地洋彩‘福寿连绵’图绶带葫芦扁瓶 (一对)”以1.07亿港元位居本季艺术品拍卖榜单次席,再次闪耀中国古董珍玩拍卖市场,由此而来的第三次“素、彩之争”仅与上次时隔一年。而在该门类的前十名榜单虽占据后五位,但仍保持着六席优势。

 

面对着2013年春拍高端拍品市场行情持续下滑的趋势,香港苏富比延续上季优势策略,继续在高端彩瓷上下功夫。但玉器和木制具的强势,使得其推出的“清康熙 御制胭脂红地珐琅彩莲花图盌”仅位居中国古董珍玩拍品第三位,而在该门类前十名榜单中,瓷器板块首次跌回三席。然而中国瓷器市场如此低迷的行情仅仅存在了一个单季,去年秋拍,中国瓷器拍卖市场再次爆发,上演了香港苏富比的“一枝独秀”。久经沙场的苏富比再次调整策略,面对着市场固有的“审美疲劳”,主打素瓷高端市场,掀起第四次“素、彩之争”。其推出的“明成化 青花缠枝秋葵纹宫盌”以1.4亿元位居中国古董珍玩市场次席,同样由香港苏富比推出的三件素瓷“清乾隆 豆青釉浮雕瑞蝠双鱼‘百寿’图如意耳瓶”、“明宣德 青花矾红彩‘海兽图’高足杯”、“清雍正 青花‘折枝花果’图凸莲瓣撇口瓶”分别位居该门类市场第三、四、八席位,再加上位居第九位的“清雍正 粉彩菊花折沿盘 (一对)”,香港苏富比推出的瓷器独占该门类前十名榜单的半壁江山,实力雄厚非凡。

 

今年春拍,香港苏富比更是锐不可当,打破常规同台演绎激烈的第五次“素、彩之争”。但纵观该类市场高价位拍品的频繁更替,稍有瓷器相关知识的业内人士均不难发现其中的奥秘。从最早的元代青花到清雍正粉彩,再从清乾隆洋彩到明宣德青花,然后从康熙胭脂红地珐琅彩到宋代汝窑,最后从明成化斗彩到宋代定窑,哪一次不是各朝代各时期最具代表性的瓷器之间的较量,就连上述中因流拍而导致国内频繁“素、彩”之争的“古月轩”也是清乾隆珐琅彩中出自内府的上品。而今年春拍,当诸多社会人士在为仅仅数寸的明成化斗彩鸡缸杯竟能拍得2.81亿港元的“天价”心生疑惑时,又可曾想过中国素、彩瓷器的分水岭便在于此:青花加彩在成化时期取得的突出成就,不仅宣告了中国彩瓷问世,也使得成化瓷器中著名的鸡纹酒杯成为历代藏瓷名家心中的极品。

 

精品策略 藏家专场力推霸主地位

 

瓷器作为古董珍玩门类的重要板块,内地企业多将其并入整个门类专场进行拍卖,如“古董珍玩”、“瓷器工艺品”等。但作为业内瓷器市场的领航者,香港苏富比则多有讲究,除了常设的古董珍玩专场外,还多以收藏家命名专场对中高端瓷器市场进行分门别类,如在2010年秋拍带来彩瓷市场顶峰的“清乾隆 浅黄地洋彩锦上添花万寿连延图长颈葫芦瓶”与“清乾隆 御制珐琅彩祥云瑞蝠开光式四季花卉图纸槌瓶”就均出于“彩华腾瑞--戴润斋清宫御瓷珍藏”专场。此年该专场推出的13件拍品全部成交,总成交额更是高达6.66亿港元,缔造了清代瓷器专场迄今为止难以逾越的高峰。而在紧随其后的2011年春拍,“玫茵堂藏瓷”作为香港苏富比的品牌专场登陆中国瓷器拍卖市场,此年春拍,“玫茵堂珍藏--重要中国御瓷选萃”晚间拍卖会首次亮相就收获3.99亿港元,其中“明宣德 青花鱼藻纹棱口洗”与“明洪武 釉里红开光式‘寿鞠图’棱口折沿大盘”分别以5106万港元与4098万港元位居专场前两位,大幅拉动了明代瓷器的价格。同年秋拍,“玫茵堂珍藏──重要中国御瓷选萃之二”再次斩获5.59亿港元,全场拍品价位高涨,除了前述的“明永宣青花如意垂肩折枝花果纹梅瓶”夺得魁首外,一件“清乾隆 粉彩九桃天球瓶”也获得9026万港元的高价。2012年春拍,香港苏富比除了推出“天青宝色──日本珍藏北宋汝瓷”单品专场外,“玫茵堂珍藏──重要中国御瓷选萃之三”全场更是收获3亿港元,一件“明宣德 青花暗花海水游龙图高足杯”以1.127亿港元问鼎全场。此年秋拍,香港苏富比连续推出“敦朴涵芳:胡惠春旧藏清代单色御瓷”、“妍泽凝辉:张永珍博士雅藏清瓷选萃”与“玫茵堂珍藏──重要中国御瓷选萃之四”三大专场。然而作为瓷器市场“风向标”的玫茵堂珍藏此年秋拍遭遇滑铁卢,全场仅成交9480万港元。但“胡惠春旧藏清代单色御瓷”专场却获得八千余万港元的业绩,全场12件拍品悉数成交。玫茵堂的下滑态势延续到去年春拍, “玫茵堂珍藏──重要中国御瓷选萃之五”仅获得7767万港元的总成交额,以至于去年秋拍香港苏富比暂停玫茵堂专场拍卖。但推出的“古城雅韵:京都珍藏清代御瓷”却收获颇丰,全场六件拍品斩获1.5亿港元,其中“清乾隆 豆青釉浮雕瑞蝠双鱼‘百寿’图如意耳瓶”以8860万港元问鼎,“清雍正 粉彩菊花折沿盘 (一对)”也获得4780万港元的高价,其它三件清乾隆、嘉庆和道光时期的粉彩拍品与清雍正时期的茄皮紫釉拍品均获得千万左右的高价。而今年春拍,面对精品稀缺的市场现状,玫茵堂与日本藏家同时发力,虽没有以往大量精品的推出,但两件过亿元珍品的问世也足以见得两家委托方对香港市场的重视。而更有趣的是在常设的“重要中国瓷器及工艺品”专场中,一件“清雍正 斗彩鸡缸杯(一对)”以3316万港元的高价位居全场第三位,与明成化斗彩鸡缸杯遥相呼应。

 

纵观香港苏富比近年来瓷器专场的设置,市场细分是其一大优势。这种细分在于对中高端瓷器的针对性,使其高价位的瓷器拍品多出自单独专场或是以收藏家命名的专场中,而玫茵堂的几乎连续六期的御瓷选萃专场与其它藏家专场更是相得益彰,共同构筑了香港苏富比在中国瓷器拍卖市场上的霸主地位。

 

同心协力 内地拍企展开主动竞争

 

 

综观中国内地的瓷器拍卖市场,各大拍卖企业很少采用如香港苏富比以藏家命名专场的精品策略,这一方面源于内地企业的藏家资源限制,另一方面也是内地拍企兼容并蓄的策略使然,这就使得内地的瓷器板块很难脱离古董珍玩门类而单独存在。内地瓷器拍卖市场最火爆的当属2011年,此年的春、秋两季拍卖,最具代表性的中国嘉德就推出十二大瓷器专场,这是内地拍卖市场迄今为止仅有的一次。2010年,中国嘉德常设的“瓷器玉器工艺品专场”中,来自明永乐、宣德两朝的“青花一把莲纹大盘”虽均以四百余万元问鼎,但瓷器拍卖并没有引起社会的过多关注。然而,此年秋拍香港市场彩瓷的突然爆发,使得中国嘉德看到了瓷器市场崛起的时机。2011年春拍,中国嘉德首次破天荒地推出了六场瓷器拍卖,除了“五台山人”、“述郑斋”、“东坡斋”三场以藏家命名的专场外,还把上拍瓷器细分为宫廷御瓷、明清集珍、素瓷茶器等门类,六大专场不负众望,共收获6.41亿元人民币,占据中国嘉德瓷器工艺品春拍总成交额的半数有余。其中“五台山人藏清道光御瓷”全场58件拍品悉数成交,成交总额高达1.58亿元。“宫廷御瓷珍玩”专场三十余件拍品共斩获2.55亿元,彰显了宫廷瓷器在内地拍卖市场的优势地位。此年秋拍,中国嘉德再次推出六大瓷器专场,总成交额高达3.41亿元。除“五台山人”、“善德堂”两大藏家命名专场外,其余四场涉及“明清官窑”、“宫廷御瓷”、“古瓷”与“明清瓷器”。其中“五台山人藏清道光御瓷二”全场百件拍品仍悉数成交,成交总额达1.15亿元,但宫廷御瓷专场则下滑明显,成交率仅为半数,成交额亦不足亿元,而同时推出的“明清官窑”则收获颇丰,高达九成的成交率使得二十余件拍品斩获近七千万元。中国嘉德连续两季推出六大瓷器专场,不仅抓住了内地瓷器拍卖市场整体崛起的时机,也为内地以明清宫廷瓷、官窑为首的中高端瓷器市场开辟了道路。去年春拍,中国嘉德推出的“御制--宫廷重要瓷器工艺品”专场中十八件拍品共斩获1.63亿元,可以说是多年来坚持不懈的最好回报。而在高价拍品方面,除了上述的中国嘉德、中贸圣佳、北京翰海之外,北京保利、北京华辰与北京匡时等企业也贡献颇丰,在瓷器拍卖的高价榜单上总能看到出自这些内地知名公司的拍品。纵观近年来内地市场的瓷器拍卖,虽然明代官窑瓷器没有像“清三代”瓷器一样大幅上涨,但其在香港与国际市场所彰显的价值是有目共睹的。伴随着内地古董珍玩市场玉器、木制器、古籍善本的强势崛起,再加上去年春拍中国嘉德对香港瓷器拍卖市场的介入,内地的拍卖企业不仅齐心协力引领中国古董珍玩拍卖市场,还在占有绝对优势的香港瓷器市场展开主动竞争。

 

中国嘉德进军香港市场,次年春拍便推出“观古-瓷器工艺品”专场,首次拍卖全场收获4232万港元,其中“清雍正 青花黄地缠枝花卉纹扁壶”以621万港元问鼎。去年秋拍该专场下滑明显,但瓷器价位仍位居榜首,“清乾隆 青花釉里红‘匡庐图’灯笼瓶”以1150万港元首次突破千万大关。今年,刚刚结束的香港嘉德春拍收获颇丰,其中“观古-瓷器工艺品”专场总成交额高达5387万港元,其中“北宋 定窑刻花执壶”与“明宣德 青花凤穿纹瓶”均以575万港元位居首位。与香港苏富比同季推出两件不同朝代的斗彩鸡缸杯一样,香港嘉德推出的此件难得的北宋定窑拍品与香港苏富比的北宋定窑大盌相得益彰。作为明代宣德年间的代表性瓷器,此件宣德青花拍品可谓物有所值。由此也可以看出香港瓷器拍卖市场还是十分理性的,特别在近年来中国瓷器拍卖市场不温不火的行情下更是如此。而在即将开拍的内地市场,中国嘉德再次将重点放在“清三代”,其推出的一件“清乾隆 粉青釉印灵芝纹贯耳方瓶”颇受业内藏家关注。而时逢北京翰海二十周年之际,今年春拍北京翰海更是将重点确定于“清三代”官窑瓷器精品,其中“清乾隆 仿汝釉鱼篓尊”、“清雍正 青花加紫三果玉壶春”和“清乾隆 青花缠枝花卉海水六方贯耳瓶”将成为瓷器拍场的亮点。此外,北京保利、北京华辰、北京匡时等国内重要拍卖企业也将推出诸多精品瓷器,届时内地各大拍企定会携高价精品展开激烈角逐,冲击今年春拍内地瓷器拍卖市场的亿元大关。

 

纵观中国瓷器拍卖市场,不仅在高价拍品方面连续数年引领古董珍玩门类,更在数量方面占据着半壁江山。虽然玉器、木制器拍卖市场近年来发展迅猛,但难以撼动瓷器板块在古董珍玩拍卖市场的主力军地位。近年来,频繁过亿的瓷器拍品让古董珍玩门类避免了中国书画强势崛起的挤压,但也招来了部分业内人士的精品难征集的传言。究其根本,我们不难发现博大精深的中国瓷器还有诸多时期代表精品尚待挖掘,且不说宋代的官、哥、钧窑中不乏传世珍品,仅明代永乐的压手杯、宣德的灯草口、弘治的浇黄就足以与明成化的斗彩鸡缸杯相媲美,而清代康熙的五彩、郎红、洒蓝、吹紫,雍正的胭脂水、碧玉釉,乾隆的珐琅彩精品“古月轩”也均没有达到其应有的市场地位,再加上宋代独具特色的越州窑、龙泉窑、建窑、吉州窑等民窑精品与明清两代的德化窑、石湾窑、醴陵窑等地方特色,中国的瓷器拍卖市场蕴含着丰富的矿藏。在香港苏富比“素、彩之争”的市场策略下,中国瓷器拍卖市场在香港取得了累累硕果,但内地的中国瓷器拍卖市场迄今为止并没有迎来它的亿元时代,其最高价位仍然停留在昙花一现的2008年。面对着内地市场玉器、乐器、古籍善本的频繁过亿,作为以瓷器名世的中国,内地的瓷器拍卖市场真的急需亿元拍品的出现,相信这样的梦想不会久远,更相信未来内地的瓷器拍卖市场会如它的历史一样持续辉煌。

【 已有 0 位网友发表了看法,点击查看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我也评两句

 昵称(最多十五个汉字)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