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艺术出版 > 分类期刊 > 林松:“符号”其实是个性化的艺术语言

林松:“符号”其实是个性化的艺术语言

10-05-20 11:19:01 来源: 我要评两句

内容概要:基本的原则没有太大的变化,比如说要有很鲜明的个性、很好的艺术语言表达能力、基本功、很鲜明的当代和时代的气息、很鲜明的中国特色,尤其是跟传统相关联的,从中国文化背景长出来的这些“当代艺术”,而不是符号性的。这都是我们关注的和研究的,所以我们的大原则上没有太大的变化,可能在门类上会更宽阔,不仅仅是绘画。


被采访人:林松(世纪翰墨画廊)
采访人:张晓
采访地点:世纪翰墨
采访时间:2010-3-17


张:世纪翰墨搬到这边来以后,今年有没有准备一些特别的什么重要的展览?特别是针对一些年轻艺术家的。


林:我们今年全是年轻艺术家的展览,主要分为两部分:一部分就是我们自己代理艺术家的,就是轮到今年有展览的,比如说五月份的时砚亮,他是80后的新人。然后7月到9月,是跟北大哲学所合作的彭斯的个展。9、10月份还有两个,一个方鹤的,一个是彭伟衡的。


还有一部分就是跟外面,比如说跟像赵力的“当代美术文献研究中心”合作一个70后、80后一些艺术家的联展。主要是以他们为主,以他们的数据和文献为主,是一个文献性的展览。可能会有相当一部分早期的作品,这个展览应该是一个美术馆级别的展览,是一个巡回展,也是我们跟他们合作的。


张:您现在选择一些年轻艺术家的时候,会跟以前有什么不一样吗?或者是标准有变化吗?


林:基本的原则没有太大的变化,比如说要有很鲜明的个性、很好的艺术语言表达能力、基本功、很鲜明的当代和时代的气息、很鲜明的中国特色,尤其是跟传统相关联的,从中国文化背景长出来的这些“当代艺术”,而不是符号性的。这都是我们关注的和研究的,所以我们的大原则上没有太大的变化,可能在门类上会更宽阔,不仅仅是绘画。


张:现在像这些70后、80,也已经过了而立之年,经过这么多年的努力,好多人都有了属于自己的符号,您认为这种日渐符号化的迹象会对艺术家的艺术创作和市场产生什么影响?对画廊的经营者来说,这是一个好的方面,还是不好的方面?


林:我理解你说的那个“符号”是很个性化的艺术语言。


张:就像好多艺术品,我们一看就知道它是谁创作的,是谁的画。


林:如果艺术家做不到这一点也就不能成功了,你都跟别人一样,就不需要你,或者你还没有别人画得好,就更不需要你,所以必须让人看这个东西是你的,是不可复制的,可能你自己都不能复制你自己,这是一个起码的要求。


第二,现在年轻艺术家,尤其70后、80后这些,在我看来,他们是很有意义的一代人,因为他们是一个变化和转折的一代,好多也是中西方艺术市场、文化交流开始的这一代,而且他们是赶上这个时代幸运市场的成果,当然也面临着很多挑战;他们既是市场的既得利益者,也面临着很多矛盾和诱惑。因为我觉得普遍的中国艺术家,对中国文化了解特别少,不深入。所以,就会导致他的东西到一定程度会形成一个瓶颈,就是很难突破自己。像刚才你说的一些符号,成也符号,败也符号;你成因为你自己的个人符号好辨识,一下子能认清你自己。但也会很限制你的自由发展,除非你有更高、更好的东西,能够突破还好,但是转型是很困难的。这是中国当代艺术家,甭管是60后、70后普遍面临的一个问题,
 

张:对画廊来说,也会更支持他们去创新?不会觉得以前的符号,大家认可了,好卖了,就会更多的让他们重复以前的创作手法。


林:对,我觉得作为画廊的从业人员,从业者,要说画廊是干什么的?画廊不是画店。画店是齐白石卖得好,我卖齐白石;王沂东卖得好,我卖王沂东;张晓刚卖得好,我卖张晓刚。谁画得好,我就卖谁,这不是你的本事,你只是一个搭车的。好的画廊是什么?我把这个人从没名做到有名,从不成功做到成功。所以好的艺术家是画廊的核心资产,画廊也是因为艺术家成名了,画廊才有名,这是相互的。所以它是一根绳上的蚂蚱,或者是一个利益共同体,就需要艺术家跟画廊是默契和肩并肩的作战,是长久的一个志同道合者。他们能够引领一个风尚或者是能够引领一个潮流,或者是能够引导一个市场,这才是成功的。
 
 

【 已有 0 位网友发表了看法,点击查看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我也评两句

 昵称(最多十五个汉字)
验证码: